墨尔本市内的单元房屋市场已被大量待售学生公寓充斥,因为由于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原本出租给国际留学生的数百套单元房如今只能空置。

代理商报告说,本地和国际投资者正在寻找买家准备出售,是因为他们无法从原本应该在墨尔本市内大学学习的学生那里获得稳定的租金。

 

Dingle Partners董事罗伯特·艾格斯(Robert Eggers)表示,许多人可能希望出售现有的这些物业,因为来自于这些学生住宿投资的租金原本是为了增加一部分收入或退休金。

 

他说,有些单元大楼或公寓楼只供学生租用,这意味着其他房客无法填补空白。

 

艾格斯先生(Mr Eggers)说:“目前,他们可能正在寻找买家,因为这笔投资是他们的退休金或收入的一部分。”

 

他说,由大公司专门为学生管理的公寓也可能是个人拥有的。

 

来自Domain的数据显示,墨尔本市区内出售的一居室和两居室公寓的数量激增,一些郊区高达192%。

 

数据基于学生通常租房的地区新房源,包括Southbank,今年3月的待租数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192%。

 

新房源也有所增加墨尔本市(Melbourne)(93%),克莱顿(Clayton)(50%)和卡尔顿 (Carlton)(14%)。

 

自2月初以来,由于COVID-19迅速传播,澳大利亚政府禁止来自中国的旅客进入,据估计有数百个学生公寓空置。

 

包括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在内的国际留学生,每年为维州经济带来数十亿澳元的增长。

 

2018年,维多利亚州的学校和大学录取了创纪录的281,000名国际留学生,创造了118亿澳元的出口收入。

 

天海国际集团(Skysea International Group)首席执行官Sunny Lu 表示,即使是拥有学生公寓10年的业主,现在也在寻找买家,他们担心随着冠状病毒的封锁持续,房地产市场将走入低迷。

 

Sunny Lu女士说:“因为每个人都面临着冠状病毒,他们需要现金。”

 

“有些业主可能认为房地产市场正在下滑,他们不想面对30%至40%的损失。”

 

Sunny Lu女士说,虽然4月份出售学生公寓的业主人数比往年要多,但她不认为澳大利亚的房地产市场将受到房地产价格的重大影响。

 

她说:“我认为价格不会下跌,但这三至六个月将很难。但是在这种冠状病毒消失之后,市场将会如此迅速地回升。”

 

尽管有更多的公寓上市,但实际上这些公寓都成功出售了,自一月份以来仅在卡尔顿就有30多个成功销售。

 

Sunny Lu女士说,她最近以$ 330,000的价格(确切的要价)出售了位于大学广场(College Square)大厦1002/570 Lygon Stree,Carlton的两居室公寓。

 

她说,买家通常是本地首次购房者或来自马来西亚,新加坡和中国等国家的本地和国际投资者。

 

雷·怀特·维多利亚(Ray White Victoria)首席执行官斯蒂芬·杜伦斯(Stephen Dullens)同意,市郊要出售的公寓数量有所增加。

 

杜伦斯Mr Dullens说:“是一个正常的增加,但没有大幅增加。”

 

他说,租房人数的增加原因还有就是那些原来住在Airbnb的住户,或者是那些希望留在墨尔本的国际留学生。

 

他还说:“他们认为澳大利亚看上去确实能很好地处理冠状病毒,尽管他们可能没有资格获得政府的资助,但他们也可能无法获得他们本国政府的资助,比如南美等国家,因此他们想留下来。”

 

 

Ref: Senior Journalist Melissa Heagney (on 11 Apr 2020). Student apartments listed for sale in inner Melbourne as hundreds sit empty during coronavirus pandemic. Retrieved from https://www.domain.com.au/news/more-apartments-for-sale-as-international-students-stay-at-home-947251/?from=singlemessage

 

Images from inte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