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房东大幅削减租金,而墨尔本之外的区域城市跟不上出租需求

 

 

最新分析显示,与去年同期相比,11月墨尔本房屋出租的广告天数猛增了40%。

 

同时,根据Domain进行的出租清单分析,已打折的墨尔本出租物业比例也直线上升。

 

上个月,挂牌出租的墨尔本所有房屋和公寓中,有超过四分之一(26.1%)的要价与去年11月相比下调超出了14.9%。

 

相比之下,墨尔本以外的每个地区,包括吉朗(Geelong),巴拉瑞特(Ballarat),本迪戈(Bendigo),谢珀顿(Shepparton)和拉特罗布河谷(Latrobe Valley),都在打折出售的出租物业的比例显着下降。

 

分析显示,包括墨尔本CBD和南岸(Southbank)在内的墨尔本内城区的房东,以及普拉兰(Prahran),温莎(Windsor)和南亚拉(South Yarra)等地区,房主打折的频率高于其他任何地方,因为他们试图通过提供更便宜的租金来填补空置的公寓。

由于国际学生人数急剧下降,以及酒店,零售业和旅游业等企业被迫关闭以遏制新冠病毒,墨尔本内城区的租赁市场遭受了大流行的最大打击。

 

随着办公室关闭和专业人员远程工作,因此而减少了工时和工资,墨尔本内城区的大量员工也离开了墨尔本市区,而在其他地方寻求便宜的租房。

 

Domain的分析显示,墨尔本内城区30.5%的广告租赁物业,上个月大幅下调要价,与去年11月相比下调超出了14.9%。墨尔本内城区东部地区超过30%的租赁物业的价格同样下调了,与去年11月相比下调超出了15.3%。

 

Harcourts Melbourne City的Dionne Wilson说,她对大量打折的租赁物业并不感到惊讶。

 

她说:“我认为这些数字可能会更高。” “我们目前推向市场的所有物业的租金都比一年前少了很多。”

 

“我们的一些租金最多的降低了40%,而且我们看到一些物业在市场上挂牌出租了几个月。我们有一处物业已经空置了11个月的,还有一些空置了5至6个月。以前,我们的物业几天就能出租出去。”她说。

 

虽然国际学生人数的下降影响了墨尔本内城区的租赁市场,但威尔逊女士(Ms Wilson)认为,大流行期间,由于失业和远程工作,许多专业人士以及从事零售和酒店业工作的员工离开了墨尔本CBD中央商务区。

 

“在过去的两到三周里,我们开始看到其中一些人回来了。活跃度急剧上升,我们期盼到了零售业的回流,酒店业的回流,甚至还有一些上班族的回流。”她说。

 

在墨尔本内城区的东部,McGrath St Kilda的租赁顾问Damian Betham表示,自维多利亚州开始严格封锁以来,减租已司空见惯,并相信这种情况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因为租户已经习惯了廉价租金,而房东希望能有长期租户。

 

贝克汉姆说:“我们通常发现,当物业挂牌出租的时候,出租价格将会逐渐下降25澳元,然后是50澳元,等等。”。

 

他说:“我最近有一间老式的公寓,广告价为每周$320至$330澳元,但现在下降到每周250澳元,突然之间,就有人在没有看房的前提下提出了申请。” “我们发现价格当前对房地产来说确实是一个利益驱动。”

 

贝瑟姆先生说,他还看到越来越多的租户为了获得更好的租金而搬家。

 

他说:“显然,我们见过很多人,因为新冠病毒而失去了工作,然后搬回家或与朋友一起住,这导致了很多空置房。”

 

“但是,我们现在也看到有些没必要搬家的人,他们在寻求搬家。这些人在利用较低的价格在附近寻找租金更加便宜的房屋。因此,我们收到他们的申请。”他说。

 

贝克汉姆(Betham)先生说,最近几周来看房的人数有所增加,从“平均20人增加到30至40人”,但一些租户已经搬回了自己家或地区,可能永远不会回来。

 

在巴拉瑞特(Ballarat)和本迪戈(Bendigo)等区域性城市中,出租房屋的广告价格下降比例在过去12个月中已大大下降,反映了需求的急剧增加。

 

去年11月,在本迪戈(Bendigo)有4.9%广告租金被减价。上个月这个比例下降到只有1.9%。

 

Biggin&Scott Ballarat的特伦斯·莫尔斯(Terrence Morse)认为,对租赁物业的需求增加也使该市的租金价格上涨,他认为需求主要是由墨尔本人推动的。

 

“目前,租赁市场非常强劲。大约四周前,我们拥有一处两居室单元物业,就有超过100份的申请,”他说。

 

“我认为封锁确实使人们重新评估他们现有的住处,因此,当解封后,就有很多墨尔本人正在巴拉瑞特(Ballarat)这里购买物业,但首先他们想要对这里有所了解。

 

“他们要求六个月,九个月或十二个月的租约,但他们愿意提前三、四个月支付,因为他们已经出售了城市的物业,我估计,他们正在寻找农村的感觉” 他说。

 

莫尔斯先生(Mr Morse)说,来自墨尔本的许多新租户,他们计划将远程工作与“每周两天到墨尔本上班”相结合,一直在火车站附近寻找出租的房屋。

 

“这里的火车站非常靠近市中心,因此,我们发现很多墨尔本人希望在就有很多墨尔本人正在巴拉瑞特(Ballarat)中心的区域租房,他们可以步行到火车站并在需要时随时可以坐火车” 他说。

 

本迪戈(Bendigo)的情况与此类似,本迪戈房地产公司的高级房地产经理尼科莱塔·特祖鲁蒂斯(Nicoletta Tzouroutis)说,他们“过去两周的空置率一直为零”。

 

Tzouroutis女士说:“目前租赁需求非常高。” “我认为由于新冠病毒,很多人决定离开墨尔本,本迪戈(Bendigo)吸引了很多人。”

 

Tzouroutis女士说,对出租物业的需求如此之高,以至于许多房屋甚至都没有刊登广告。

 

“我想您会发现Bendigo周围的许多代理商也在做大量租赁到期的物业,因为我们收到了很多申请,而我们没有足够的物业。”

 

她说:“因此,对于即将空置的房屋,我们可以从我们现有的申请中选取,无需广告就可以快速完成出租。”

 

Tzouroutis女士说,需求增加还导致维多利亚州中部城市的租金上涨。

 

“租金肯定比去年增加了。我不能告诉你多少。但是,通常在圣诞节和新年期间,物业相对不会很快租出去,但今年却完全相反。”

 

 

Ref: RACHEL WELLS (on 23  Dec 2020). Melbourne landlords slash rents, while regional cities can’t keep up with rental demand. Retrieved from https://www.domain.com.au/news/melbourne-landlords-slash-rents-while-regional-cities-cant-keep-up-with-rental-demand-1015542/.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