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昂贵的租赁市场将维持城市运转的员工拒之门外

 

 

一项新的数据分析显示,在冠状病毒危机期间,在任何地方,那些维持墨尔本运转所必需的工作者都无法避免的承受着严重的租金压力。

 

澳大利亚税务局的最新工资中位数和 Domain 租赁数据的比较显示,对于超市员工、商业清洁工和药店助理人员等必要员工来说,全州没有一个地区可以负担得起。

 

那些年收入低于 $30,000 澳元的人,包括收银员——他们的工资中位数为 $23,319 澳元——每周只有 $135 澳元可以用于支付租金。澳大利亚统计局表示,当一个家庭超过 30% 的总收入用于支付租金时,就被认为处于租金压力之中。

位于Latrobe Valley的Newborough是维多利亚房租最便宜的地方。那里距墨尔本近两个小时车程,一个单元房每周租金 $188 澳元。这几乎是收银员周薪的一半——42%。

 

老年护理护士的年薪为 $46,812 澳元,这使他们每周只有 $270 澳元可以用于支付租金。以这个价格,唯一负担得起的地区是维多利亚州的偏远地区,例如Gippsland的 Morwell 或位于 Shepparton 以北 37 公里的 Numurkah——该镇最近受到了新冠疫情的严重打击。

 

即使对于那些双收入的工人家庭来说,大部分租赁市场对他们也是遥不可及的。一名工厂加工工人和一名送货司机,年收入加起来为 $76,440 澳元,每周可以有 $441 澳元用于租金。分析显示,这可以在 Scoresby 和 Ringwood 这样的远郊地区租到一栋房子,或者在靠近市区的Balwyn租一个小单元住房。

没有能力负担得起住房是所有首府城市的员工所面临的一个问题,澳大利亚健康与福利研究所的数据显示,超过 150 万澳大利亚人的租金占收入的 30% 以上。墨尔本的房屋租金中位数现在为每周 $430 澳元。

 

每人之家(Everybody’s Home)的全国发言人Kate Colvin说,许多工人合租房屋或住在人满为患的房屋中,这使他们面临更高的新冠风险。

 

“在新冠疫情之中,墨尔本北部和西部地区的感染率较高,因为那里是低薪劳动者居住的地方,” Colvin女士说。 “他们生活在与其他工作人员合租(以支付房租)的条件下,而且通常还有多个孩子。”

 

她说,虽然墨尔本远郊对租房者来说似乎更能负担得起,但对于许多从事必要工作的人来说,因住在偏远地区而增加的额外成本意味着他们难以承受。

 

Colvin女士说:“交通成本和通勤时间长给家庭所带来的压力,使得这些地方通常让人无法承受。”

 

Colvin女士说,社会和经济适用房方面需要更多的投资。

 

“我们需要解决住房市场的问题,因为住房太贵了,即使是对工作的人来说也是如此,”她说。

 

Grattan Institute 经济学家 Brendan Coates 表示,对于那些在家无法完成工作的低收入人群来说,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这就是为什么难以根除在悉尼西部或墨尔本北部郊区的(新冠疫情)爆发的原因,” Coates先生说。

 

他说,富裕社区的人更有可能在家工作,住在更大的房子里,或者住户更少,因此更容易隔离和阻止传播。

 

Coates先生表示,增加住房供应,特别是在中环和内环地区,是提高住房承受能力的关键,同时还需要增加基本工人的工资和政府租金援助。

 

维州房客(Tenants Victoria)社区活动主管 Farah Farouque 表示,基本工作人员需要获得靠近工作、公共交通、学校和托儿所的那些可以负担得起的住房。

 

Farouque女士说:“从新冠疫情的角度,我们已经看到了必要的员工对我们的城市、郊区和地区的运作有多么重要。”

 

“我们知道出租房内过度拥挤可能对于低收入人群来说也是一个重大挑战,他们试图将住房成本降至最低”她说。 “在疫情期间,我们听到了一些合租房屋居民的故事,他们在因接触新冠病毒后而尝试遵循公共健康指令,进行自我隔离时面临的挑战。

 

她说:“在很多方面,疫情都强化了一个关键事实,即安全、可靠和负担得起的住房对于租房者的个人安全和公共安全至关重要。”

 

参考: MELISSA HEAGNEY | SENIOR JOURNALIST  (202199). Melbourne’s expensive rental market prices out the essential workers keeping the city running. 网络链接 https://www.domain.com.au/news/essential-workers-priced-out-of-melbournes-expensive-rental-market-1086616/.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