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困在墨尔本的房主因禁止物业检查而无法买卖

 

娜塔莉·布伦南(Natalie Brennan)还没有从7个月前的摔倒中恢复过来,但通过位于伯威克(Berwick)她家中的电话连线,她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很难想象她依然站着。

 

毋庸置疑,对于居住在墨尔本的任何人来说,2020年都是艰辛的一年。但是对于布伦南(Ms Brennan)女士来说,她的49岁丈夫杰拉德(Gerard)遭受了两次中风–一次发生在二月,另一次发生在七月–在感情上和经济上已经处于奔溃的状态。

 

杰拉德不仅在7月份再次中风,而且还失去了一家大型制药公司的叉车司机工作。到八月份墨尔本进入第四阶段的锁定之时,全家只有一份兼职收入,医疗费用飞涨,有两个孩子在家,没有人来帮助布伦南(Mr Brennan)先生。

 

他们做出了令人心碎的决定,出售自己现在居住的房屋以减少债务,但很快发现,维多利亚州政府禁止私人预约的物业检查做法,使得出售物业几乎是不可能的。

 

他们决定坚持到9月14日,届时预计限制将被放宽,以允许再次进行私人预约的物业检查。同时,布伦南(Ms Brennan)女士每周工作多达7天,以维持家庭生活,她的两个孩子分别是14岁的Alana和12岁的Aidan,在家中照顾父亲。

 

她说:“如果他们的父亲病情出现问题,我教会孩子们如何叫救护车。很遗憾,我们必须这样做,但是我们不被允许任何人来提供帮助,我只是想尽力维持生计。 仍然需要偿还抵押贷款,而且还有账单要付。”

 

“我妈妈一直在使用她的退休金,来为我们购买食物。现在感到非常绝望。”

 

布伦南女士表示,当维州州长安德鲁斯(Dan Andrews)一周前宣布限制措施将延长,直到10月26日才允许进行私人预约的物业检查时,布伦南女士表示自己已破产。

 

她说:“我被毁了。被彻底摧毁了。”

 

“我知道也有其他人处境艰难,都在挣扎。现在什么事都是我来做。他不能工作,不能开车。所有的事情都是我来做;去上班,去购物,支付所有账单,试图让我们维持生计,坚持住。”

 

她的声音嘶哑。 “所有的事情都是我来做。”

 

在某些人看来,禁止一对一的物业检查听起来是微不足道的。但是,对于成千上万真正遭受苦难的墨尔本人而言,再让房地产市场停滞六周,只会加剧他们的财务压力。

 

维多利亚和塔省地产商Ray White的首席执行官斯蒂芬·杜伦斯(Stephen Dullens)表示,这一问题不仅影响了买卖双方,而且也影响了租房者。

 

“没有人可以做物业检查。而且,毫不夸张的会有成千上万的人失业,他们将会在抵押贷款或在租金上苦苦挣扎,这已经使他们完全陷入困境。”

 

“当然,墨尔本有很多人可以等待,但是有些人真的不能。他们正处于真正的财务困境中,或者有疾病或离婚。这不仅仅涉及房地产行业,还涉及人类对住房的基本需求。”

 

上周,Domain与维多利亚州卫生与公众服务部(DHHS)联系,要求进一步解释为何继续禁止私人预约的物业检查,但DHHS发言人并未提供为何无法在10月26日之前恢复的详细信息。

 

发言人说:“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我们对每项限制的措施都是以首席卫生官的数据和建议为指导。”

 

“墨尔本市区的所有房地产活动都必须继续在网上进行。这包括拍卖和公开的物业检查。在维多利亚地区,拍卖必须在网上进行,并且只能通过预约进行物业检查。”

 

布伦南女士说,这项禁令“完全没有道理”。

 

“我真的很生气,因为我看到成千上万的人在Coles超市购物,但是我们不可以有一个人做物业检查,因为那不安全吗?”她说。

 

“如果政府现在改变主意,让我们通过预约进行物业检查,那将意味着一切。这意味着人们可以来我们的房子,看到它并购买。我们摆脱了这种局面,继续我们的生活。”

 

Selling a house in Melbourne has been incredibly difficult the past seven weeks during lockdown while private inspections have been banned. Photo: Peter Rae

Barry Plant的首席执行官迈克·麦卡锡(Mike McCarthy)说,人们接受了禁令最初的六周,以为那就是尽头。

 

他说:“我们将被锁定到10月26日的消息对那些希望购买,出售或出租的人来说是沉重的打击。”

 

麦卡锡(Mr McCarthy)表示,每天出于经济原因需要买卖物业的人们,他们那些令人心碎的故事不断出现。

 

“我们有一个在COVID-19期间,他的两家公司破产,他需要在银行将物业拿走之前,紧急出售这套房子,但这做不到,因为如果不允许物业检查,99%的人是不会买房的“ 他说。

 

“有很多人可以看到文字广告,并希望以可控的方式进行出售,以便获取最高的出售价格以偿还债务并开始重建生活。他们的这些想法被目前墨尔本的解封步骤打破,真正简单的解决方案就是非接触式,一对一的物业检查可以解决各种案例。”

 

“这并不是要让房地产市场恢复正常。这关于那些所有正在遭受真正痛苦和苦难的人们。”

 

格伦韦弗利(Glen Waverley)古董商林恩·达文波特(Lyn Davenport)也是其中之一,他迫切需要搬家。

 

自从婚姻破裂后,单亲妈妈带着一个12岁女儿通过雷·怀特·罗斯巴德(Ray White Rosebud)卖掉了她的房子,直到11月中旬才可以安顿下来。

 

“在我的房屋于11月17日安顿下来之前,我无法搬家,但在10月26日之前,我也无法查看其他房产,”她拥有了韦弗利集市(Waverley Bazaar)15年的业主说。

 

古董店已经关闭了几个月,达文波特(and Ms Davenport)女士也没有收入。这家商店距离她家有一个小时的车程,这意味着她甚至无法进行网络销售。

 

“我无法选择购房,因为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当时想在巴拉瑞特(Ballarat)或本迪戈(Bendigo)重新开始,但我不会通过网上购买房产,我必须亲自看一下,”她说。

 

“我认为丹·安德鲁斯(Dan Andrews)正在尽力而为,但是有很多人想我一样需要一对一进行预约看房。我不是在寻求施舍,而是需要一些特许。”

 

 

Ref: ELLEN LUTTON (on 13 Sep 2020). The trapped Melbourne home owners who can’t buy or sell as property inspections remain closed. Retrieved from https://www.domain.com.au/news/the-melbourne-homeowners-who-cant-buy-or-sell-as-property-market-remains-closed-986816/.

 

图片来自网络